• 泥巴的颜色(创作谈)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随着各类网约车、社交网络软件的出现.年轻人结交异性似乎成了“分分秒秒”的事情。年轻的女性,若是有幸邂逅了一名年轻俊朗的男警察,幸福会犹如梦中那朵艳丽的玫瑰花,为你而怒放吗? 嘀嗒拼车拼到一个“警察”男友 今年33岁的曹翠莲是重庆人,前几年和丈夫离婚后,便来到上海奉贤海湾旅游区的一家高尔夫球场打工。2017年9月20日下午,她在浦东办完事后,便用嘀嗒拼车叫了一辆车,准备和他人一起拼车回奉贤的居住地。 “你好,是你要拼车吗?上车吧!”很快,一辆江苏牌照的荣威轿车开了过来,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热情地招呼曹翠莲上车。 曹翠莲拉开车子后门,刚准备钻进去,驾驶员推开副驾驶旁的车门说道:“来,来,坐到这里来吧!”她便坐了过去。 “你是警察?”曹翠莲坐进车内,见车座上放着几件警服,不由随口问道。 “是啊,我是浦东公安分局的警察。今天休息,刚刚打好高尔夫球,现在到奉贤参加朋友聚会。”听说对方喜欢打高尔夫球,曹翠莲似乎一下子和他拉近了距离。这名警察似乎也十分健谈,他主动向曹翠莲介绍说,自己叫邹德江,今年32岁,是江苏南京人,在南京军区当过兵,转业后到浦东公安分局缉毒队工作,担任警长职务。一路上两人一见如故,谈笑风生。 不一会儿,车子便到达了目的地。曹翠莲准备支付拼车费时,邹德江阻止了她,笑着说道:“你我有缘,今天我请客啦!我们加个微信吧,做警察的个个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马天民。”邹德江一番热情而又幽默的话语,让曹翠莲如沐春风,当即与其互加了微信。 刚踏进家门,曹翠莲的手机就响个不停,她拿起来一看,全是邹德江发来的穿着警服的照片与视频。这以后,他们便开始在微信上“热火朝天”起来,话题也逐渐暖昧。当邹德江得知曹翠莲是离异单身后,便向其大叹苦经。说自己的女朋友劈腿出轨,现在已和她分手了。如今有幸遇到曹翠莲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,希望能做他的女朋友。 如果说,一开始曹翠莲对邹德江的警察身份还有些将信将疑,那么随着他们之间越聊越投机,和邹德江的那番大胆表白之后,她已经完全相信邹德江是个货真价实的警察,并且对他产生了朦胧的爱意。 离异之后,曹翠莲“漂泊”到上海打拼了多年,总算安稳下来了。然而,每当夜深人静,寂寞与孤独就会袭上心头。这时,她是多么“想有个家”。当邹德江出现在曹翠莲的身边时,虽然她对突然“拼”到的警察男朋友,觉得有点措手不及,但内心还是充满着喜悦和幸福。 几天后,邹德江和曹翠莲就确定了恋爱关系。半个多月后,邹德江便拿着几件警服住进了曹翠莲在奉贤海马路的租住处,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。 不断借钱“警察”男友始终缺钱 现在,不妨暂且将时空切换到2018年的2月6日,奉贤公安分局的海湾派出所。这天上午,曹翠莲出现在了派出所的大门外。只见她徘徊在门口,过了许久才鼓足了勇气走进派出所,拉住一名民警问道:“警察,我想麻烦你一下好吗?能帮我查一下你们公安局有个叫邹德江的警察吗?” “这可不是随便能查的啊,你遇到了什么事?”民警望着曹翠莲神情焦虑的样子,不由追问道。 “这个警察借了我好多钱。”听曹翠莲这么一说,民警顿时觉得事情蹊跷,便将其带入接待室:“这个警察叫什么名字?警号多少?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根据曹翠莲提供的信息,民警把邹德江这个名字输入相关信息系统查询,发现确有其人,可户籍地并不是南京,而是在安徽省霍邱县。再按照曹翠莲提供的警号,输入警方内部系统查询,并无此人。 “邹德江这个人是有的,但他不是警察,你看看是这人吗?”民警指着邹德江户籍资料上的照片,让曹翠莲辨认。“是的,就是他!” “你的男朋友是在冒充警察。”当民警严肃地把这一结果告知曹翠莲时,她立即嚎啕大哭:“我真的是遇到了假警察了吗,他借了我15万元,一直没有还啊!”在民警的劝说下,曹翠莲虽然停止了哭闹,但依然对民警告知的结果将信将疑:“他一直穿着和你身上一模一样的警服啊,你们会不会搞错?” 为了弄清真相,民警在对曹翠莲做笔录的同时,决定立即传唤邹德江,查清案情。在派出所的接待室里,随着曹翠莲哽咽的叙述,她与“警察”邹德江的一段闪电般恋爱史的“酸甜苦辣”逐渐还原出来了…… 那次偶然的拼车之旅,没料到会有“意外的感情收获”,这不禁让有过一段失败感情经历的曹翠莲觉得这是一份天赐良缘。而邹德江的警察职业,更是令曹翠莲感到为这份感情增添了牢固的保险。因此,两人虽然从相识到同居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但曹翠莲却一直为自己能找到一个当警察的男朋友而沾沾自喜。在同居的日子里,望着邹德江整天早出晚归,忙于值班、出差、追逃,她深感做警察实在是太辛苦了。年长邹德江1岁的她,便像个姐姐般照顾其日常生活。 2017年9月29日凌晨,邹德江回到居住地,见曹翠莲还等着他没睡,一把将其搂在怀里说:“老婆,你真好。我现在正在装修新房,等房子装修好了,我们就结婚!” 自己那漂泊了许久的情感小船,终于即将驶入温馨的港湾。听着邹德江的这番话语,曹翠莲仿佛吃了蜜糖般心花怒放。这时,邹德江突然话题一转:“老婆,明天我要去买装修材料,还缺点钱,你先借5000元给我,等后天奖金发下来,我就还给你。” 没有丝毫的犹豫,曹翠莲随即拿出5000元给了邹德江。然而,两天后,邹德江并没有把5000元借款还给她。曹翠莲虽有点不悦,但转念一想,这钱是用来装修自己与邹德江结婚新房用的,不要说借,就是他直接向你要,也是没啥可说的啊!她便也没向他提起。 10月3日这天,一踏进房门,邹德江指着手机上自己和妹妹微信聊天的截图,愁眉苦脸地对曹翠莲说,他妹妹的婆婆突发疾病,�F在急需钱做心脏搭桥手术。他的钱都花在了新房装修和筹备婚礼上,要曹翠莲借2万元给他:“我和妹妹感情深厚,在我每次遇到困难时,妹妹都毫不犹豫地帮助我。现在我能不管吗?”邹德江几乎要哭了。都说女人的心是水做的,曹翠莲听邹德江这么一说,差点就要陪着他一起掉眼泪了。可是,一个在上海靠打零工的谋生者,曹翠莲哪里拿得出2万元啊!邹德江便对她说,通过支付宝可以贷款的。于是,曹翠莲就在支付宝上贷款了2万元,然后转账给了邹德江。 让曹翠莲意想不到的是,接下来的日子里,邹德江不仅没有将借款及时还给她,相反却更加频繁地以各种名目向其借钱。 11月的一天,邹德江笑眯眯地说道:“咱们结婚的新房装修好了,我要购买家具,你帮忙再凑个2万元吧!”曹翠莲哪里拿得出这笔钱,只好硬着头皮向母亲借了1万多元给他。过了半个月,他又对曹翠莲说,家具已经订好,自己的钱都用在装修婚房与筹备婚事上了,过几天就要到北京参加警衔晋升培训,是否可以借些生活费给他。 这时的曹翠莲哪里还有什么钱啊!因先前借的钱还没归还,她也无脸再向家人和亲朋好友借钱了。但望着邹德江一副焦急的神情,她岂能无动于衷。于是,她只得托朋友用自己的一张浦发银行信用卡套现了9万元后,给了他5200元。谁知,邹德江得知曹翠莲套现到了9万元,便缠着她说,自己支付宝账户中有笔27000元借款亟需归还,此钱是用于装修婚房的,逼着她帮忙还掉这笔钱。无奈之下,12月底,曹翠莲只得再次通过支付宝转了27000元给他。三天后,邹德江又和曹翠莲说,结婚用的那套家具已经做好了,但送货之前还有尾款需要支付,曹翠莲只好又转了5000元给他。 就这样,在邹德江与曹翠莲同居的三个多月里,他以各种五花八门的名目,前前后后向曹翠莲借了15万元。甚至连他亲朋好友的婚丧喜事用的红包,也都是向曹翠莲讨要的。这些钱均是曹翠莲用信用卡套现和向自己父母、亲朋好友借来的。她之所以如此“无怨无悔”把钱借给邹德江,因为她心里始终存有一个美好的梦想,那就是邹德江向她借的这些钱都是用于他俩的婚事。更何况,邹德江一直信誓旦旦地向其承诺,一旦年底发了年终奖,就会把钱还给她。 然而,到了2018年初,邹德江回到曹翠莲的租住处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一会说单位要加班值班,一会说到北京开会,开始是一个星期,后来索性一个月也见不到人影。尤其让曹翠莲气愤的是,原先邹德江说好在2月10日一起回老家拜见未来岳父岳母的,她父母得知离异的女儿在上海找了一名警察男朋友,别提有多高兴了,早已做好了迎接女婿的准备。可2月4日,邹德江突然说,马上要到外地去抓逃犯,不能和她一起回老家见父母了。 闻听此言,曹翠莲当即和邹德江大吵大闹,邹德江狠狠地打了曹翠莲一记耳光后扬长而去。此后,邹德江再也没有回到“家”中,打他的电话也始终是关机。这下曹翠莲急得六神无主,不知如何是好,整天不吃不喝,独自掩面而泣。最终在老乡的反复劝说和提醒下,她顿然醒悟过来:这个邹德江是警察吗?!她不由怀疑起来。 走投无路的曹翠莲决定鼓足勇气,到派出所去请求警方核查邹德江的真实身份,因而有了前文所述的那一幕。说实在的,在曹翠莲跨进海湾派出所大门一刹那,其内心还是十分纠结的,她盼望着邹德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民警察,因为她实在是太爱邹德江这个“警察”了。作为常年孤独地“漂”在大上海的离异女人,太需要一个伟岸的肩膀“靠一靠”了。如今的她,早已把自己的身体、钱财都“奉献”给了他。当得知邹德江是个假警察时,曹翠莲几乎崩溃。最终在民警的反复劝导下,她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,表示一定配合警方查清案情。 循迹追查“警察”还有两个女友 2018年2月6日中午,警方根据相关线索,在闵行区吴泾镇的一个出租屋内将邹德江抓获,当场在室内和其车里查获多件假冒警服。 “这些警服是哪里来的?”邹德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当民警将其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审查时,坐在讯问室的邹德江总算开了口:“这些警服都是我从网上买来的。” “你是否冒充警察骗取钱财?” “我是对曹翠莲说自己是警察,但绝对没有骗取她钱财,那些钱都是我向她借的,是用来筹备我俩婚事的。我万万没想到她会报警说我骗她钱,让你们把我抓进派出所来,这个女人太可恶了。”邹德江一脸委屈地说道。 邹德江坚决否认自己骗取曹翠莲钱财,一口咬定那15万元是借来用于婚事的。然而,警方经过缜密调查后发现,邹德江早已结婚多年,还有一个5岁的孩子。2005年7月曾因抢劫罪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。就在其与曹翠莲同居期间,还假冒警察身份,和另外两名上海年轻女子保持着恋爱关系。 今年29岁的晓铭是在2017年的10月通过网络交友软件结识邹德江的。邹德江告诉晓铭,他是上海市公安局803的一名刑警,当兵后转业到公安局,父母都是军人。从小就崇拜军人和警察的晓铭立刻对他产生好感,两人很快进入热恋状态。这以后,邹德江便开始以维修车子、参加培训等各种理由向晓铭借钱。截止到案发,邹德江共计“借”了27400元。 出生于1990年的菁菁是邹德江“热恋”的第三个情侣。当警方找到菁菁,告知其男友邹德江是一个冒充警察的犯罪嫌疑人时,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:“他真的是假警察?他一举一动太像你们警察了啊!” 菁菁是和单位同事一起参加一个饭局而认识邹德江。互加微信后,邹德江便开始了对菁菁“爱”的进攻。在和菁菁介绍自己时,除了之前惯有的元素外,邹德江还特意将自己父母的级别一下子提高到了“南京军区参谋长”。在同时“热恋”的三个情侣中,年轻貌美的菁菁是他最为喜欢的。他谎称父母是“南京军区参谋长”,想让菁菁增加对自己的仰慕。 这招果然有效,菁菁很快投入他的怀抱。据邹德江说,他是对菁菁动了真『青的,不仅没有向她“借”过一分钱,反而将从曹翠莲、晓铭两人处骗取的钱款,用在菁菁身上,还每天开车接送菁菁上下班。就在警方找到菁菁时,她已经和邹德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 邹德江这个有着犯罪前科的嫌疑人,竟然能够在短时间内,冒充警察对3名女性骗财骗色,让承办此案的民警十分感慨。邹德江之所以屡屡得手,除了巧言令色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这3名被骗的女性在互联网时代,严重相信、依赖网络所谓“有图有真相”。当邹德江穿着假冒的警服,并经常将从网络上下载的一些所谓公安机关办案的照片、视频发给她们,谎称自己在案发现�龉ぷ魇保�她们就对邹德江的警察身份深信不疑。同时,各类网约车和社交软件不断出现,异性的交友模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,从以前的“熟人社交”逐渐演变为“陌生人社交”,人们却缺少防范意识。曹翠莲、晓铭、菁菁这3名女性,她们在对邹德江真实身份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便与其热恋,在结识半个月就与其同居甚至谈婚论嫁,最终落得人财两空,痛悔不已。目前,邹德江已经以涉嫌招摇撞骗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 (文中人名均系化名)

    上一篇:飘落在心中的雪500字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